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二战中国劳工团体将向三菱公司索赔37亿元

2018-11-01 11:04:45

二战中国劳工团体将向三菱公司索赔3.7亿元

中广北京5月14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晚高峰》报道,今天,5名普通的中国人,从北京来到日本三菱综合材料公司上海办事处。在这个闷热的上午,位于上海静安区南京西路的一栋楼房外,这5名中国人怀抱亲人的遗像,代表3765名受害中国劳工,首次提出自己的诉求。他们向日本三菱集团下属企业递交了《要求书》,要求三菱向日本侵华期间强掳、奴役的中国劳工谢罪,并且赔偿受害者每人10万元谢罪金。

与之前的抗议活动不同的是,这是他们次向三菱公司提交要求书。

二战中国劳工三菱受害者联谊联席会秘书长戴秉信:这次递交这个敦促书和要求书跟以前是不一样的,因为以前受害者比较多,有几波小的联谊会,力量不是特别大,这次把这五个团都团结在一起了。

在戴秉信身边,几位受害劳工家属的神情疲惫。昨天,他们刚刚才在北京日本驻华大使馆递交了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敦促函。敦促函上要求日本政府一要谢罪,二要赔偿,三要建立正确记载二战期间强掳、奴役劳工史实的纪念碑。而这三项诉求,也是三菱案件当中,中国受害劳工的主要诉求。

幸存的中国劳工张士杰说,自己一辈子就这么一件事,就是要道歉、要赔偿。

张士杰:我这一辈子就这么一个事。把这个问题咱们尽快地解决。不解决的话,一代传一代、一代传一代,中日友好就被掩饰了,就没了。

虽然之前已和三菱公司说明来意,但是今天的事情并不如想象般顺利,三菱公司只派出一名部门主管在门口接待,不允许劳工团体代表入内。经过半个多小时的交涉才勉强同意转交《要求书》给日本总公司。

代理案件的中方律师康健:虽然我们还是递交了,但是三菱的这种一开始推脱,不接受要求书的举动是很愚蠢的,恰恰说明他们是胆怯的,不敢正视这个历史事实。

相关背景

日本在侵华期间将约4万名包括战俘、平民在内的中国人强掳到日本做苦役,近7000人被迫害致死。这究竟是怎样一段历史?中国被掳劳工诉讼案件,又为何步履维艰?

1943年的日本,从中日战争到亚洲太平洋战争,壮年男子全都到了战场上,为填补劳动力不足,先是从日本殖民统治下的朝鲜半岛大量强虏劳工,接着又从中国本土强虏劳工。日本还在塘沽设立“华北劳工收容所”,肆虐抓掳劳工,并将他们运往日本从事非人的劳动。

二战强掳中国劳工被害者的诉讼,早一起是在1995年。由被强制在鹿岛建设花冈矿业所劳动的受害者提起的,以“鹿岛建设”为被告的诉讼。1996年,在北海道的明治矿业昭和矿业所被强制劳动的刘连仁,也以日本政府为被告提起了诉讼。之后,在东京、长野、广岛、京都、新泻、北海道、福冈、群马、宫崎、山形、长崎、金泽等各地方法院,二战强掳中国劳工受害者相继以日本政府和加害企业为被告,纷纷提起诉讼,要求谢罪及赔偿。但诉讼中,只有四个判决胜诉,两个达成和解。

针对中国受害劳工起诉三菱的案件,日本法院虽然承认侵害事实,但是判决却并没有明确支持这些诉求,只是在附言部分说明应当予以解决。

多年来,康健一直为中国受害劳工奔走努力。她告诉,在日本,她的看到的、听到的,多是日本政府在粉饰侵略历史,这种渗透在日本社会各行各业的观念正在试图改写历史,左右司法判决,这也是诉讼过程中难的部分,也是日本政府、企业对罪行百般抵赖的根源。

康健:日本利用了各个形式,靖国神社是其中一个方面,在中央的地带,展示了一些物品和一些解说词,都是日本在帮助亚洲怎么样怎么样去,在那场战争中他受损多少,并且他到中国来,包括南京大屠杀那块也是,他们这种错误的历史观,错误的立场影响到他们的各个行业,我认为对司法上也是有影响的,这是的难点。

然而,事情并没有画上句号。康健律师说,不管多难,都要坚持到底。

康健:面对现在日本回避事实的错误立场,似乎是有点越来越愈演愈烈,对我们解决问题增加了难度,但是我想历史的车轮是不容倒转的,不管多么艰难作为中国受害者这一方,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和人权,还是要跟他斗争到底的。

不锈钢隔断厂家
框架护栏网
玻璃棉保温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