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法官情妇贩毒只为赚生活费

2018-12-03 16:30:56

法官情妇贩毒 只为赚生活费?_河南

刘慧芳在庭审中声泪俱下。供图

刘慧芳,二十岁出头,车建彬的情妇。多次帮车建彬贩运毒品,直到携带2065克毒品前往曲靖时被抓。不论是车建彬的供述或是刘慧芳的供述,均显示她帮助车建彬贩毒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只是从车建彬处得到一些生活费。无名无利,自己又不吸毒,刘慧芳是怎样走上不归路的呢?

承认大部分指控

2010年3月31日,刘慧芳携带毒品“小马” (麻黄素片)乘坐公共汽车前往曲靖途中被抓,刘慧芳供出毒品为车建彬提供。当日下午,住在建水一酒店客房中的车建彬被抓。

刘慧芳供述,她开始和车建彬同居时,不知道车建彬贩毒。2009年10月,车建彬说没有去过景洪,要带她去景洪,她就跟着去了。到了景洪之后,车建彬自己买了一些毒品交给她,然后缝在她内衣里带回石屏。刘慧芳供述,真正运毒前,车建彬曾以到景洪散心为由,让她去过数次景洪,并嘱咐她沿路查看警方对过往人员盘查的力度。

检方随后对指控的贩毒案件予以询问,刘慧芳承认大部分指控,但表示很多时候车建彬并没有告诉她让她运输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比如,车建彬曾将毒品夹带在糖果和月饼里让她托运到外地,她都不知内情。

检方指出,刘慧芳多次将毒品带到建水送给毒贩洪战国,但刘慧芳表示,她不认识洪战国。

被抓后曾流产?

车建彬供述,他贩毒的利益并没有分给任何人,包括刘慧芳,而且,他还向刘慧芳借过钱。检方对刘慧芳询问时,得到同样答复。

“你多次帮助车建彬贩毒,你得到了些那样好处?”检方询问。“那样好处都没的。”刘慧芳回答。“你平时的生活来源是什么?”“我没工作,车建彬会给我钱。”刘慧芳说,车建彬贩毒到底赚了多少钱她不清楚,每一次买卖多少毒品她也不清楚。她从来没主动跟车建彬要过钱,车建彬也从来没有将贩毒所得利益分给她。

庭审过程中,刘慧芳的律师询问有关刘慧芳什么时候做流产手术的问题,虽然检方以“这个问题和本案无关为由”当庭予以反对,但律师表示,这个问题和将来的法律执行问题有关,之后法官允许律师对此进行询问。刘慧芳表示,她和车建彬同居后曾经怀孕,在被警方抓获时已有4个月身孕。她表示,自己只记得4月初被民警带去做了流产手术,具体那一天记不清了。

本报法律顾问北京大成(昆明)律师事务所的顾律师表示,在量刑阶段,女性犯罪嫌疑人是否带有身孕影响到将量刑的标准。而公安机关是无权强行带嫌疑人做流产手术的。不论刘慧芳流产是自愿的行为,还是被人强行带去的,只要她有流产手术的证明,在量刑阶段,法院都应该对此予以考虑。

手机打鱼
防辐射铅门
超纯水设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