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黑暗血时代 第八百八十五章 剑来,跑吧!

时间:2020-01-16 19:23:5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黑暗血时代 第八百八十五章 剑来,跑吧!

“行,我跟你去天空花园城。”

楚云升说着走向轻轻漂浮的羽毛,并无反抗的迹象。

但轻羽却昂起“头”,浮光大盛,冷冷地振动:

“自寻死路!”

楚云升右手握起,一柄源火之刀顿然出现,劈空斩下。

电光火石之间,轻羽飘然拉远,像是视觉上错觉一般,好像它本来就不在这里,但只有你到了跟前才会发觉,它其实在更远的地方。

一刀斩空,楚云升沉下目光,再握源火之刀飞身向前,追击连斩:

“你会让我活吗?你的保证和神谕哪个重要?真当是我傻子了?”

刀光一片片斩去,不似横天之刀那般宏伟,却丝毫不弱于它的威力之处,完全由精纯源火构成的刀影,透着世间最强的枢机力量。

轻羽再次飘然拉远,光影飞速拉长浮掠,就像相机镜头里的纵深,你不知道它究竟有多远。

“再来!”

楚云升微微蹙起眉头,枢机果然比什么军神难以对付多了,连它一片轻羽的位置都追不到。

手中立即扬起,刀火变换,凝成一柄长剑。

剑式!

他就不信追不上它!

火源激发的呼啸剑气如斯而去,破灭音障之声如爆竹不绝于耳,转瞬及至轻羽跟前,近在咫尺,纵使它向后漂移拉深多少,剑气也随影拉长,犹如一道火红的细细光线。

眼看剑气即将刺中,轻羽微微一震,羽上轻毛如花瓣散开,任由剑气穿过,再凝聚成一片羽。

又是避而不战。

楚云升隐约间意识到它的想法了,接又连刺出两道剑式。

第一道剑式穿过散开的羽上轻毛,迅速回头,再刺。

三道剑式剑气,从三个方向同时攻击。

轻羽迅速高高拉起,再划出一道向下的弧线,然后带着三道剑气绕着楚云升疾飞。

由于轻羽怪异的视觉纵深特性,随之矢疾追击的三道剑气拉长如红丝,闪烁着源火光芒,绕着圆圈烨烨生辉。

仍是避而不战!

楚云升顿时心中一沉,几次交锋下来,轻羽始终避而不战,基本能证明仅仅一片羽,它也认为不是自己的对手,那它还来干什么?

绝不可能是来和自己闲扯,或者靠威慑来吓住自己。

枢机生命是什么层次?绝非四王子以及军神之流可以相提并论,没有完全的把握,它不可能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取其辱。

经过死阵之战,它对自己的战力应当有个大致的把握,明知一片轻羽不敌,为何还要前来拦截?

这时候,楚云升使用枢机源火后的身体开始变得渐渐麻木,但靠着剩下的冰卵支撑,一时还不至于马上瘫痪。

难道它知道自己使用源火后的弊端,所以才故意拖延时间?

不对,它不可能知道,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剩下的十七个血骑!

楚云升目光凝然,不再牵动源火,迅速运转脑袋。

搞不清对方意图,这战怎么打?总不至于,它就是来纠缠恶心自己的?

等等,纠缠!

楚云升心中一凛,马上醒悟过来,它也在拖延时间,等待它的本体!

一定是这样,只要它本体一到,正如它自己所说,一切都会变得简单。

以自己的战力,完全没有任何与它本体直接对抗的本钱!

如果零维在手,或许可以一拼,六米之内,必定让它血溅当场,可惜,他刚刚也只才有了一个解决零维的朦胧想法。

但它为什么不悄然躲起来跟踪自己,等到本体到了再出现?

楚云升冷峻地望着飞速漂移的轻羽,仿佛看到了它的心思。

它是枢机,这就是枢机的骄傲,只有枢机层次的生命才会有的强大自信!

自己根本跑不掉,即便事先知道了它的本体在赶来中,也逃不掉,一片轻羽始终会跟着自己。

它不是在拖延时间,它确定无疑地知道自己没有任何选择,只有它给的两个选择,而且结果都一样。

所以,它说要简单,因为它是枢机!主宰天下生灵命运!

但他不会再说什么跟它去天空花园,然后暗地里虚以委蛇,想办法找到生机,这没有用,从武力,从思维上,自己都完全不是它的对手,一眼就能被看穿。

也别想着老实交待出封兽符的秘密,它就会放过自己,那种幼稚的想法,很多年前就死绝了。

他必须清楚地知道自己败了,任何方面都不是人家的对手,凭什么不败!?

只有知道败了,才能重新定位自己的处境。

楚云升很冷静,虽然天羽国大长羽的本体随时都会出现,但不会立即杀自己,至少众神归来之前不会,这点他有把握。

他身负两个重大秘密,一个是影人的下落,一个是军神的封魔死阵,哪一个,都是它极渴望得到的东西。

深吸了一口气,楚云升看了一眼轻羽,再看了一眼天空,立即转身冲向密林,大红马还在那儿等着他。

火速从马背行囊中撕下一片灰布,咬破食指,飞速写下一大串文字。

然后解下冰源体包裹,将血字布条塞入进去,系在其他骑兽身上,狠狠地朝着骑兽身后刺入一只骑士匕首,令它嘶鸣着朝着血骑藏身的方向跑去。

他自己不能回去,轻羽只发现了他,应该不会发现远在密林深处只有十几个的普通生命。

不过不保险,他得带着轻羽出去兜一圈。

肖纳他们能不能发现这只骑兽,也许要靠运气,但比起轻羽发现他们,要好太多。

如果他最后的决定仍旧失败,还有布特妮成为枢机的那一天!

他尽了最大的努力,一切都看天意吧。

翻身骑上大红马,将白甲骑士与受伤骑士丢在一旁。

楚云升摩挲着大红马的脖子,稍稍安慰它极度紧张绷紧的身体,微微一笑:“别怕,没事,我知道你喜欢人家叫你剑来,但那不是个好名字……剑来,跑吧,送我再奔跑最后一程……”

大红马真的只是一个畜生,它听不懂背上主人的话,但它能感觉到主人淡淡的心绪,嘶鸣一声,迈开四蹄,沿着干涸坚固的荒地奋力奔驰。

龟裂的灰色土地上,大红马荷着楚云升急速飞奔,他们身后,一只轻羽飘然射飞紧随,而轻羽之后,三道剑气宛如长长的丝线,绞缠飞掠。

距离越来越远,身后的密林渐渐消失,前方的城堡渐渐出现。

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仅仅用了几分钟不到的时间!

大红马拼尽了所有的力气,是用它的生命在奔跑!

但也已经到了生命的极限。

大红马喘着沉重的粗气,每迈出一次脚蹄,巨大的疼痛令它阵阵的抽搐,但它不打算停下来,它要奔跑。

蹄掌终于撕裂断开,殷红的血液流了出来,在干涸的大地上留下一只只鲜红的脚印,延伸向远方。

但它仍没有停下,哪怕马背上的主人一再勒紧缰绳,示意它可以慢一点,后来更示意它可以停下来了。

但它想要快,想着带着主人冲出去,就像那片汪洋大阵一样,冲出去!

它的身体开始出血,从毛细孔里殷殷地向外冒着血水,染红全身,它的肺叶也开始出血,顺着它的鼻孔嘴巴眼睛侵洒出来,令它视线模糊,呼吸困难。

跑着跑着,它真的跑不动了。

一个以往毫不费力的缝隙小沟,它需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跳跃过去。

一个小小的陵坡,它爬上去,仿佛就再也下不来。

……

身后的羽毛越来越多,就像下雪的时候飘落的雪花,轻轻飘荡在周围,飞舞回旋。

它仿佛就奔跑在雪花片的堆丛中,血流不止,轻羽却片片白洁如故。

终于,它身上一轻,栽倒在地上,滚出去很远。

它连忙爬起来,看到楚云升在如云一样的轻羽中,渐渐离开地面,飞向天空。

大红马茫然不知所措,呆呆望着越升越高的楚云升。

“去找吉特,吉特……”

楚云升转过头,冷凛地望向天空隐约浮现的恢弘城市,拔掉手臂上最后一支红液试剂,抛向干裂的大地。

十一支红液,在一路的奔跑中,他一口气将剩下的整整十一支红液全部注射!

他已经将命运推到了剑尖。

要么死,要么天羽国亡!

……

楚云升在轻羽云朵间,越飞越高,身体如气球般迅速膨胀,刹那间皮开肉绽,扭曲不成人形。

湛蓝的天空下,云升天际,不见踪迹,只有一声声惨绝人寰的凄厉声随风隐隐传来。

大红马仰着脑袋,望着干净的天空,楚云升消失的地方,望了很久很久。

累了,它曲起四肢,趴在地上,把脑袋放在地面上,饿了,就去找点东西充饥,再回到原处。

日落日出,天亮天黑,晨霜夜露,风沙飞雪……直到一队骑士从天际边奔驰而来。

rs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有哪些医生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怎样
安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赣州治疗白癜风办法
河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