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野球的疼痛与尴尬热点资讯

2018-11-30 21:13:00

野球的疼痛与尴尬,热点资讯,

踢野球没有固定的位置,踢野球的人就是一个没有背景的基层干部,他的命运就是轮岗。

因为是野球,大家的基本功都很差,动作也极不规范,所以呢,吃苦就是难免的事,有时候还挺尴尬。有趣的是,在不同的位置上,各有各的苦头,各有各的尴尬。

边后卫,不分左右

边后卫的任务之一是防止对方的边锋起脚,也就是传中。对方想传中了,你必须抬起一条腿,用你的腿或脚把对方的球路挡住。这一抬也带来了一个小小的问题:你的大腿与大腿之间全敞开了。无论诸葛亮怎样羽扇纶巾、怎样把酒临风,他也改变不了“城是空的”这样一个危险的事实。

不幸的事是有可能发生的,球起来了,它砸向了空城的城头,这一来,“诸葛亮”可倒了霉了。前几年络上时髦过一个词,叫“蛋疼”,李承鹏兄特别喜欢使用它。我要说,“蛋疼”是一种非常诡异的疼,它有一个程序,开始并不怎么样,突然,汹涌起来了,越来越疼,你必须憋气才能扛得住。“蛋疼”的男人都有一个标志,脸是紫的。这个怨不得别人,是他自己把自己憋紫的,看上去简直就是疯子的自虐。

那你也许要说了,边后卫这样危险,那个男人还敢踢呢?世界杯上的那些边后卫岂不全成了公公?其实不要紧。专业队员的传中球都是香蕉球,有一个向外拐的的弧线,所以,绝大部分时候,球是飞不到“诸葛亮”那边去的。你踢你的球,他喝他的酒。

中后卫

中后卫这个位置很遭罪,如果你遇上了特别喜欢远射的前锋的话。对方射门了,你总不能躲吧,疼痛就这么来了。远射一般用正脚背,正脚背抽出来的球没有旋转,为什么呢?那是因为力量穿过了球心。它的线路直挺挺的,势大力沉,带着阴险的风。如果这样的球恰好击中你上腹部的中央位置,那可是实打实的,你就算给“闷”着了。被“闷”着了并不算太疼,但是,从感觉上来说,似乎比疼还要难受。你不能呼吸了,很晕。你只能弯着腿,勾着腰,捂着肚子。走得好好的,你甚至能倒下。总之,被“闷”着了很难看,像某种死。肯定不是革命先烈的那个死法,那是壮怀激烈与气吞山河的。它是叛徒的死,内奸与告密者的死,一句话,是被人民与正义所宣判的那种死,挣扎,猥琐,卑怯,死有余辜。

(被“闷”着了虽然痛苦,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危险,分把钟就能恢复。除非你吃饱了。我在这里提醒所有爱球的孩子,千万不要吃饱了上场,也不要喝过多的水。如果你吃饱了、喝足了,腹腔就失去了空间,你的胃将无处藏身,这个时候被“闷”一脚,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前锋

前锋突破了,后卫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追。

但业余球员就是业余球员,收不住脚的。一不留神,后卫摆动腿的膝盖就“顶”到前锋的屁股蛋子上去了。屁股蛋子上全是肌肉,其实倒也不怕顶撞,可是,谁能想到呢,屁股的两侧分别有一个穴位,中医把它们叫做“委中”。“委中”是一个痛穴,一旦被高速冲刺的膝盖撞上,有趣的事情就来了,你不只是痛,你的眼前一黑,全完了。不是夸张,是真的,全黑了。你会失去所有的知觉。走路都走不稳,踉踉跄跄的。武侠小说里有一种奇异的武功,叫“点穴”,我不知道天底下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功夫,但是,人体是幽暗的,它有太多的秘密,它们碰不得。比方说“委中”,一旦“委中”穴被撞上了,我想我只能恭喜你,你的青春差不多也算完满了,刚才还是一个普通青年的,突然就二了,结果是,你捂着屁股蛋子,退到一边去了。你的神色黯淡,你的目光痴迷,是文艺青年的范。

硅藻泥代理
活性炭过滤器
CO2飞行激光打标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