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贵州的抹红黔东革命根据地

2018-10-29 11:52:13

贵州的抹红——黔东革命根据地

田应华老人手中的这张照片是2004年贺龙外孙女贺来毅与他的合影  6月10号一大早,家住沿河县谯家镇土地湾的田浩和妻子,早早就起床开始打扫他家旁边的一个古老的四合院,“今天这里要举行一个重要的活动,所以要提前做些准备”田浩在镇上的学校当老师,而他的妻子从2004年开始就一直负责打扫这个院子。 火把在黔东特区革委会旧址沿河土地湾传递  火把传递活动站就在这个古朴的四合院里田浩和他的老婆  这张匾是同治八年田应华祖辈传下来的,原来在老宅(现在的黔东特区革命委员会旧址),如今挂在田浩的家中   “这个四合院早是我家”   6月10号,是“重走老区路·推动新跨越——黔东革命根据地火把传递”的站——沿河土地湾。  之所以将火把传递的站选在土地湾,选在这个看似普通的老四合院,是因为这里就是77年前建立黔云贵高原个红色苏维埃政权的地方——黔东特区革命委员会旧址,也就是我们眼前的这个四合院。  而令人意外的是田浩的一句话,“这个四合院早是我家的,我从小就住在里面,这是祖辈传了好几代的祖业。”田浩告诉,2004年,省、地、县为了纪念红三军创建黔东革命根据地70周年,特拨专款对旧址进行维修,2006年5月这个四合院列入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他们一家人才迁到了四合院旁边的这个新修的砖瓦房。  四合院成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田浩的妻子也理所当然成为了这个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工作人员,主要负责这里的日常接待、管理维护工作。  古老的雕花窗记载着历史深处的锋火硝洇,这或许更能让我们体会今天平静生活的来之不易。  镇上来了位女将军   当天,参加火把传递仪式的人把整个四合院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很是热闹,就连街上也站满了夹道欢迎的当地人。  三十多年前,一位穿着朴素的女将军到过这里,却没有这般境遇。因为当时没几个人认识她,直到这位女将军离开后大家才知道她的身份——贺龙的女儿贺捷生。  “她是来追寻她父亲战斗过、生活过的地方,这里留下了她父亲太多的生活痕迹,她仔细看了一圈,离开的时候眼圈都是红的。”田浩的父亲田应华今年70岁,曾经是谯家镇学校的校长,说起这段往事,他颇为感触。  田应华的高祖当年做炼铁生意,曾祖是清朝的一个同知,所以家道颇为殷实。即便是到了他父亲这一辈,家中资产耗尽一半,但也算当地一个大户。  贺龙、夏曦他们来的时候,田应华还没出生,但是他母亲经常都给他讲那时候的事。 “那时候是打土豪分田地,但红军却没有为难我家。”田应华回忆说,母亲告诉他,红军来的时候了解到他家没有欺压百姓的恶行,所以不但没有为难,反而对他家人很好。  “当年贺龙和夏曦都住在我家,红军对老百姓都非常客气,每次‘打牙祭’都先把好的留给我们,然后他们自己再吃。有一次我母亲帮几位红军洗衣服晾在外面,第二天起床发现不见了,以为被偷走了,急得她哟。一位红军战士告诉她,因为早上行军很急,没来得及通知她,然后马上把洗衣服的钱给她,可她怎么也不肯收,弄得几位红军战士过了很久都觉得很不好意思。”田应华回忆道。当年红军贴的标语“红军渡”纪念碑广场后面是林立的商业住宅楼沿河县委宣传部张玉军主任向描述当年红三军渡江的场景  当年的红军渡,如今的“黄金条”   “这里就是当年红三军渡江的地方!”听完田应华老人的故事,我们找到了沿河县委宣传部办公室张玉军主任,他带着我们来到了1934年贺龙、夏曦率领的红三军渡江的地方。  当年的红军渡口,如今建成了“红军渡”纪念碑广场,纪念碑后是林立的商业住宅楼,伫立纪念碑前,很难想象当年渡江时枪林弹雨的惨烈,唯有流淌的乌江方能勾起那段红色胜利的记忆。

水力碎浆机
LED泛光灯
力高雍湖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