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江南神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7:52:4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哼,管你什么时候回去,我就在这里站定了!”一个乡村的夜晚,在一处坟茔的后面,一个瘦瘦的看不清面貌的人看见前面不远的一个老头,心里狠狠地道。  他的面前是坟茔,而他丝毫不觉得害怕。月光照出的大体轮廓暴露了他的年龄,显然是个25岁左右的小伙子,正是精力旺盛的年纪。  他望向的那个老头却静静地坐在田垄上,甚至没有点起一根烟,打发无聊的时光。他的背后是稻苗,但也由于夜色而显得灰溜溜的,就像一团烟。  两人的不远处,便是其他一些和他们一般的人,都是在沉默着,心里却含了点心思。  时光迁移,夜愈静,无形中增长了一些压抑。  很快,压抑就被宣泄,被那个静静坐着的老人的惨叫宣泄。众人虽都一直沉默着,却在老人惨叫的刻奔了过来。霎时间,本来很安静地田野变得有些嘈杂。但是,在离老人不远处,众人却又都停下,因为老人身边有一头蛇散发着金光,在黑夜里煞是惹眼。初时还在与老人斗的年轻人看着蛇嗫嚅着嘴,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至于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老人早已经昏迷了过去,虽然在夜色中看不真切,却可见他的面孔因痛苦而扭曲,脸部也是微微发青。显然是被毒蛇攻击了。而一攻击就能让人昏迷,这又是多么强劲的毒力。  但是,很久,也没人敢动,因为这蛇就像村里面传说中的那种“神蛇”。根据那些老人讲,神蛇就是全身发着金光的蛇,如果咬了人,很快就能让人死亡;并且,“神蛇”代表着雨水,若是侵犯,将旱魔降世。昏迷的老人,金光闪闪的蛇,很容易地让众人将这条蛇与传说联系在一起。  而这个夏天,这个小山村已经很久没有雨水眷顾了,水源变得紧张,甚至于为了一点点的灌溉水而争吵、打架,以至于如现在般的深夜也没有停息。并且,因为这个山村地处僻壤,交通闭塞,一直以来缺少和外界的联系,思想、技术都十分落后。如此一来,这水源的争斗就更是激烈了。  因此,旱魔降世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这时,那个一直暗地诅咒老人的小伙子们站了出来,就要出手砸死蛇。他是年轻人,没那么多顾忌。但是没出手,就被旁边的人拉住,耳朵里全是一些反对的声音:“你疯了!”“你个死硬牛!”“别那么傻!”但是,年轻人不听,红却是挣脱了众人的拉扯,直接拿起旁边的锄头将蛇砸死了。仿佛那蛇便是众人的心一样,蛇一死,所有人也呆着不动了。  年轻人却没有心思呆着,手脚麻利地背着老人就往村里赶。救人要紧。  就在年轻人消失在夜色里,剩余的众人依旧齐刷刷地看着那头死去的蛇,目光呆滞。对于他们来说,那个老人死了就死了,没什么的,可是这蛇死了,却是摊上大事了。他们这时确认这便是神蛇了。若传说当真,伤害了蛇就不仅仅会旱魔降世,而且,就会惹了晦气,轻则破财,重则疾病缠身甚至是意外死亡。虽然这蛇是年轻人杀的,可他们却是那些围观的,也会一并责罚了吧?他们是这么想的,就更像是一群雕塑一样了。  过了好一会儿,这些人才活动了起来,人群就马上炸开了锅。他们商量着怎么办。平日里这些总是为着一点小事儿而脖子粗的人这会儿却出奇地一致,便是都认为要好好地奉着这蛇了。并且,还要将那个已经惹了晦气的人赶出村子,免得大家沾了晦气,也好祈求神蛇的原谅。  ,众人将蛇的尸体虔诚地收了起来,当晚,就喊着风水先生选个风水宝地,就着夜色葬了。    年轻人把老人迅速背回了村子,径直就骑着摩托把老人送到了镇上医院。老人无儿无女,一直过着形影相吊的日子。年轻人是他的邻居。老家平日并无多少来往,只是在人命关天的时候,年轻人还是毫不迟疑地选择了正义。  只是,终究是晚了一步,老人在到医院不久后就医治无效,毒发身亡。据医生说,这是送来得晚了,早一点,就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毕竟,这从村里到山上,还是得有一段路呢。  老人死了,被火化,骨灰也没人领。那些个平日里来往的亲戚都躲得远远的,就像在躲瘟疫,连殡仪馆附近都不到。,年轻人看不下去了,就不顾家人的反对拿出钱来,到殡仪馆认领了骨灰,葬在了自家的地上。而在老人的坟地不远处,却是那蛇的坟地。老人的坟地无人祭拜,荒凉之极;蛇的坟地却香火鼎盛,就像庙观里的神明,分外的惹人敬重。好不怪异。  而这一葬,又是一顿是非争辩。  年轻人的父亲,一个满脸沟壑、两鬓爬上银丝的老人把年轻人狠狠地训了一顿,怪他打死“神蛇”,怪他浪费家里的钱,还把那个晦气佬(就是死去的老人)葬到了自家地上。也是,这位老人就这么一个儿子,而且是“老来得子”,老人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会出现什么意外。并且,儿子也老大不小了,还没有娶媳妇,还指望他继承香火呢。故而,在触及这些传说的时候,老人的心里的恐惧被放到了,就像置身于一个放大镜下面。与此相比,那些钱倒是小事了。  另外村里面的一些人对年轻人做的事意见更加大了。本来他们就责怪年轻人打死了神蛇,断了村里的雨水之源,让村子有可能被神明责罚,以至于想把年轻人一家赶出去,如今,年轻人还把这老人的骨灰(这是被“神蛇”咬过的,他们就觉得这脏,这晦气)拿回来,他们就更是火气大了。他们甚至对年轻人说:你家赶紧滚出这个村子!你把自家的地晦气了,干嘛要把村子也一并晦气了?你想死,大家还想活呢?一些大人甚至教唆一些小孩子跑到年轻人的家门口扔牛粪、猪粪,嘴里还吐着粗言秽语。  一时间,年轻人很郁闷,觉得自己压根没做错啥,却被这样对待,甚至,自己的父亲也是不理解他。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那个只是因为和别的男人偷情就被活活浸死的女人,心里就觉得很委屈。  那是在他五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和邻村的一个男人好上了,并且被捉奸在床。这样的事情在村里简直是不可忍受的,于是那帮满脸沟壑的老人就决定将他的母亲和那个男人都浸死。那一天,下着蓬勃的大雨,仿佛天在哭泣。他看着父亲忍着泪水将母亲丢下了河里;那个通奸的男人被其他和父亲一样壮实却脸色麻木的人扔进河里。那一刻,他从母亲的眼里看到了绝望、无奈、愤懑。虽然那时候他什么都不懂,却知道,母亲就是给他周围这些平时看起来憨厚的人害死的。  如今,他也遭遇到了母亲那样的困境,仅仅因为与村民流传下来的观念相违背,就被视为嫌弃的东西。他无奈。但是,他仍旧没放弃,坚持着,因为他啥也不怕,他只知道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后来的日子,村民们虽说要赶着他们出去,却一直停留在口头上,没啥实际行动,除了教唆小孩子往年轻人家的门上扔牛屎扔牛粪。年轻人虽然愤懑,却依旧只得忍着,就像他的父亲,跑到屋外抽根闷烟就算了事。  年轻人是忧愁人不理解他。他是不信啥晦气报应的,依旧如往常一般的干活,晚上也去守水。但是,偌大的田野,却只他一个人了。  而年轻人的父亲却忧着儿子的安全以及自家的门声。他现在出了门,都是低着头的,不敢看人,就像过街老鼠似的那么猥琐。而另一方面,他还是到处去求神保佑,去庙里,去观里,去土地里。老人的目的只有一个,儿子平平安安的,就好。其他,都好商量。    又是一个夜晚,年轻人又和往昔一般,在野外扎下了“营”,静静地“抢”水。  有趣的是,虽然只是一个人争,年轻人还是喜欢躲在那座坟茔后面,看着前方。以前的前方,总有那个老人坐在那里,沉默着。现在,却阴阳相隔。  想到这里,年轻人竟然生出一种后怕的情绪。不知怎的,他突然觉得那个老人就在周围看着他,还要与他争水似的。霎时,年轻人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风一吹,就落了满地。  其时,天上被云层厚厚覆盖,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天地间,十分的黑暗且寂静。  年轻人的呼吸渐渐地加速,眼神开始不自觉地到处乱瞄,脸上的表情虽然看不真切,却肯定是惊恐万分。一个胆子再大的人,处在荒山野岭,还是坟茔的旁边,也是会心害怕的。更何况,这里刚刚死了一个人。  恰在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带走年轻人身上的疙瘩的同时,也带给了他幻觉。他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以前那个老人坐的位置有一团黑影,虽然看不真切,却像是一个人。不,那真的是一个人的轮廓,年轻人这么坚定地认为。而这么认为的时候,他的呼吸愈发急促,便想喊出声音来。但是,没有喊出来,脚上就传来剧烈的疼痛。疼痛清醒了年轻人的头脑,他终于发现前方并没有什么老头。但低头一看时,瞳孔却猛地放大。  他的眼前又是一条“神蛇”!  这一刻,年轻人的心中闪过许多念头,但是,动作却依旧非常的干脆,片刻,就又再次将“神蛇”干掉。没来得及去理清心中的思绪,年轻人赶紧坐下来用嘴吸出了脚上的毒血。接着就硬忍着痛跳回了家里。吸取了上回的教训,这会儿也没人送他去医院(他父亲并不会开车),于是他便喊父亲随意敷了点土药。没来得及和父亲说什么事情,年轻人就沉沉地睡了去。    年轻人被蛇咬的事情,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  那些妇女们终于有了八卦的话题,添油加醋地聊着:听着了吗?那个后生昨夜被蛇咬了呢!真是报应啊。  那些男人们在干完农活后,聚在一起打纸牌的时候也不忘了调侃:嘿,那个后生还是被蛇咬了啊,真是不听长辈的话,吃亏在迟早啊!  而那些满脸沟壑的老人找来了年轻人的父亲,对他说:抓紧葬了吧!然后和那个人一起,扔到深山里去,别晦气了村子。年轻人的父亲听后,非但没有青筋虬结,反而满脸通红,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唯唯诺诺的,答应尽快去弄了。  但终究是父子情深,年轻人的父亲回到家中,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过两天。凭心而论,他还是想看到儿子生龙活虎的。他们这一家的香火,也是靠年轻人继承的啊。年轻人老婆还没娶呢,却怎么能就死去?  等了一天,年轻人还是昏迷着,虽然呼吸很平稳,却也是很让老人担心。这一刻,老人又想到了那些神明,自然而然地又将希望寄托了过去。他买了许许多多的供品、纸钱,爬山涉水地去那些庙观里拜神;他捐出了大部分的积蓄给那些庙观,只为给儿子多积点阴德。当他做完这些的时候,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  深夜,他的家里,门锁被撬了,还是灯火通明,喧哗得很。  一切,就像许多年前他的媳妇被浸死的那个夜晚。那一个夜晚,他曾努力反抗过,却终被打肿了脸,一番努力付诸东流。第二天,他还被逼亲手将他媳妇扔进河里。  这一夜,又会是如何?他不知道。  他有些疑惑地走进了自己的家门,但就像未经允许走到陌生人家一样忐忑。  他的家和贫穷,可以说,除了四面墙壁,就什么都没有,除了那几张脏兮兮的条凳和方桌。但是,这一刻,却有很多人在里面。这些人全是村里的,但他看起来却又那么陌生。他们把他的儿子从屋里移到了客厅的中央,放在凳子铺就的床铺上,就像对待死人一样地对待那个可怜的孩子。本来就很狭窄且破旧的房间因着这样的场景显得更加阴晦、湿冷。  看到他回来,所有人都没有出声,却已经告诉了他所有的事情。他也没有出声,也已经表明了所有的态度。他已经尽力了,只是没改变终的结果。  而这时,又有两个年轻人从门外进来,却是抬着一个简易的棺材。薄薄的板子,没有任何的油漆、花纹粉饰,显得分外寒酸。辛苦几十年,却只赚得如此利息,即如这屋内空气,冷冷的。  他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却选择了木讷地站在原地。有一些东西压住了他的脊梁,使他直不起腰来,但是卑躬地索求,却没有得到神明的眷顾;世上,本来就没有神明的。  进来的那两个年轻人小心翼翼地将他的儿子放进了棺材里,即便他的儿子鼻翼间仍然在呼吸。接着就要盖上棺材盖,准备上木钉。  那木钉就是阴阳之门,里面是阴,外面是阳。  他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出声喝止,更没有出手阻止,眼神却更加的空洞。  那两个年轻人已经准备好木钉、八磅锤,就要开始钉钉子。  但是,这个时候,一直麻木着的他终于被自己内心深处对儿子的爱驱动了身体。他一个箭步冲过去,就要抢过那些人的锤子。拿锤子的人下意识地一闪,他刹车不及,栽倒了。地上刚好有一个竖起的大钉子,刚好刺穿了他的头颅。鲜血迸发,他来不及尖叫,就已经一命呜呼。  出了人命,大家先是呆了一会,接着就慌作一团,不知如何是好。却是那些村里的元老喝止了众人,接着就带着众人灰溜溜地出了年轻人的家里。甚至没有对死去的老人作一个揖。  霎时间,房间里就只剩下死去的他和他仍然昏迷的儿子。    三天后,年轻人背着一个破布包,走到了村门口,准备离开这个他们世代居住的地方。  他父亲死的那个夜晚凌晨三点,年轻人醒了过来。看到倒在地上已然死去多时的父亲,心神悲哀,眼泪便流了出来。他只是做了一个梦,与他相依为命的人就死了。他不能接受,却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当看着自己坐在一个木制的棺材里,又看到父亲旁边散落着一些木钉,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缓缓爬起来,走到他父亲的身边,缓缓地翻过父亲的头颅,当看到父亲的头颅里有一颗嵌入进去的钉子的时候,他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他觉得一定是父亲以为自己没救了,而且,村里又说自己有晦气,就准备把自己葬了。只是,出了意外,就跌倒了,就被钉子刺死了。即便认为是如此,他仍旧哭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他就把那个给来装他的棺材用作了父亲的家,葬在了那个被蛇咬的人旁边。因为没有去过医院,倒省了火葬的费用。  自始自终,没有人跟年轻人说他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人和年轻人说话。年轻人也没问。他知道,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他在村门口再次瞻望了一下,就准备离。恰在这时,一头牛粪被小孩子扔到了年轻人的头上,年轻人真的“愤”了,却终忍住了,跑出了村里,奔向了远方。  但是,当天夜晚,田垄处虽然依旧很是美丽,但却多了很多蛇。这些蛇这会儿不再满足于在田垄处游荡,而是在一条摇着头颅吐出蛇信子的金光闪闪的蛇的带领下,悄无声息地向村子爬去……  愚昧,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 共 533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要做那些诊断分析
黑龙江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症状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