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江南神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7:52:4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哼,管你什么时候回去,我就在这里站定了!”一个乡村的夜晚,在一处坟茔的后面,一个瘦瘦的看不清面貌的人看见前面不远的一个老头,心里狠狠地道。  他的面前是坟茔,而他丝毫不觉得害怕。月光照出的大体轮廓暴露了他的年龄,显然是个25岁左右的小伙子,正是精力旺盛的年纪。  他望向的那个老头却静静地坐在田垄上,甚至没有点起一根烟,打发无聊的时光。他的背后是稻苗,但也由于夜色而显得灰溜溜的,就像一团烟。  两人的不远处,便是其他一些和他们一般的人,都是在沉默着,心里却含了点心思。  时光迁移,夜愈静,无形中增长了一些压抑。  很快,压抑就被宣泄,被那个静静坐着的老人的惨叫宣泄。众人虽都一直沉默着,却在老人惨叫的刻奔了过来。霎时间,本来很安静地田野变得有些嘈杂。但是,在离老人不远处,众人却又都停下,因为老人身边有一头蛇散发着金光,在黑夜里煞是惹眼。初时还在与老人斗的年轻人看着蛇嗫嚅着嘴,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至于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老人早已经昏迷了过去,虽然在夜色中看不真切,却可见他的面孔因痛苦而扭曲,脸部也是微微发青。显然是被毒蛇攻击了。而一攻击就能让人昏迷,这又是多么强劲的毒力。  但是,很久,也没人敢动,因为这蛇就像村里面传说中的那种“神蛇”。根据那些老人讲,神蛇就是全身发着金光的蛇,如果咬了人,很快就能让人死亡;并且,“神蛇”代表着雨水,若是侵犯,将旱魔降世。昏迷的老人,金光闪闪的蛇,很容易地让众人将这条蛇与传说联系在一起。  而这个夏天,这个小山村已经很久没有雨水眷顾了,水源变得紧张,甚至于为了一点点的灌溉水而争吵、打架,以至于如现在般的深夜也没有停息。并且,因为这个山村地处僻壤,交通闭塞,一直以来缺少和外界的联系,思想、技术都十分落后。如此一来,这水源的争斗就更是激烈了。  因此,旱魔降世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这时,那个一直暗地诅咒老人的小伙子们站了出来,就要出手砸死蛇。他是年轻人,没那么多顾忌。但是没出手,就被旁边的人拉住,耳朵里全是一些反对的声音:“你疯了!”“你个死硬牛!”“别那么傻!”但是,年轻人不听,红却是挣脱了众人的拉扯,直接拿起旁边的锄头将蛇砸死了。仿佛那蛇便是众人的心一样,蛇一死,所有人也呆着不动了。  年轻人却没有心思呆着,手脚麻利地背着老人就往村里赶。救人要紧。  就在年轻人消失在夜色里,剩余的众人依旧齐刷刷地看着那头死去的蛇,目光呆滞。对于他们来说,那个老人死了就死了,没什么的,可是这蛇死了,却是摊上大事了。他们这时确认这便是神蛇了。若传说当真,伤害了蛇就不仅仅会旱魔降世,而且,就会惹了晦气,轻则破财,重则疾病缠身甚至是意外死亡。虽然这蛇是年轻人杀的,可他们却是那些围观的,也会一并责罚了吧?他们是这么想的,就更像是一群雕塑一样了。  过了好一会儿,这些人才活动了起来,人群就马上炸开了锅。他们商量着怎么办。平日里这些总是为着一点小事儿而脖子粗的人这会儿却出奇地一致,便是都认为要好好地奉着这蛇了。并且,还要将那个已经惹了晦气的人赶出村子,免得大家沾了晦气,也好祈求神蛇的原谅。  ,众人将蛇的尸体虔诚地收了起来,当晚,就喊着风水先生选个风水宝地,就着夜色葬了。    年轻人把老人迅速背回了村子,径直就骑着摩托把老人送到了镇上医院。老人无儿无女,一直过着形影相吊的日子。年轻人是他的邻居。老家平日并无多少来往,只是在人命关天的时候,年轻人还是毫不迟疑地选择了正义。  只是,终究是晚了一步,老人在到医院不久后就医治无效,毒发身亡。据医生说,这是送来得晚了,早一点,就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毕竟,这从村里到山上,还是得有一段路呢。  老人死了,被火化,骨灰也没人领。那些个平日里来往的亲戚都躲得远远的,就像在躲瘟疫,连殡仪馆附近都不到。,年轻人看不下去了,就不顾家人的反对拿出钱来,到殡仪馆认领了骨灰,葬在了自家的地上。而在老人的坟地不远处,却是那蛇的坟地。老人的坟地无人祭拜,荒凉之极;蛇的坟地却香火鼎盛,就像庙观里的神明,分外的惹人敬重。好不怪异。  而这一葬,又是一顿是非争辩。  年轻人的父亲,一个满脸沟壑、两鬓爬上银丝的老人把年轻人狠狠地训了一顿,怪他打死“神蛇”,怪他浪费家里的钱,还把那个晦气佬(就是死去的老人)葬到了自家地上。也是,这位老人就这么一个儿子,而且是“老来得子”,老人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会出现什么意外。并且,儿子也老大不小了,还没有娶媳妇,还指望他继承香火呢。故而,在触及这些传说的时候,老人的心里的恐惧被放到了,就像置身于一个放大镜下面。与此相比,那些钱倒是小事了。  另外村里面的一些人对年轻人做的事意见更加大了。本来他们就责怪年轻人打死了神蛇,断了村里的雨水之源,让村子有可能被神明责罚,以至于想把年轻人一家赶出去,如今,年轻人还把这老人的骨灰(这是被“神蛇”咬过的,他们就觉得这脏,这晦气)拿回来,他们就更是火气大了。他们甚至对年轻人说:你家赶紧滚出这个村子!你把自家的地晦气了,干嘛要把村子也一并晦气了?你想死,大家还想活呢?一些大人甚至教唆一些小孩子跑到年轻人的家门口扔牛粪、猪粪,嘴里还吐着粗言秽语。  一时间,年轻人很郁闷,觉得自己压根没做错啥,却被这样对待,甚至,自己的父亲也是不理解他。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那个只是因为和别的男人偷情就被活活浸死的女人,心里就觉得很委屈。  那是在他五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和邻村的一个男人好上了,并且被捉奸在床。这样的事情在村里简直是不可忍受的,于是那帮满脸沟壑的老人就决定将他的母亲和那个男人都浸死。那一天,下着蓬勃的大雨,仿佛天在哭泣。他看着父亲忍着泪水将母亲丢下了河里;那个通奸的男人被其他和父亲一样壮实却脸色麻木的人扔进河里。那一刻,他从母亲的眼里看到了绝望、无奈、愤懑。虽然那时候他什么都不懂,却知道,母亲就是给他周围这些平时看起来憨厚的人害死的。  如今,他也遭遇到了母亲那样的困境,仅仅因为与村民流传下来的观念相违背,就被视为嫌弃的东西。他无奈。但是,他仍旧没放弃,坚持着,因为他啥也不怕,他只知道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后来的日子,村民们虽说要赶着他们出去,却一直停留在口头上,没啥实际行动,除了教唆小孩子往年轻人家的门上扔牛屎扔牛粪。年轻人虽然愤懑,却依旧只得忍着,就像他的父亲,跑到屋外抽根闷烟就算了事。  年轻人是忧愁人不理解他。他是不信啥晦气报应的,依旧如往常一般的干活,晚上也去守水。但是,偌大的田野,却只他一个人了。  而年轻人的父亲却忧着儿子的安全以及自家的门声。他现在出了门,都是低着头的,不敢看人,就像过街老鼠似的那么猥琐。而另一方面,他还是到处去求神保佑,去庙里,去观里,去土地里。老人的目的只有一个,儿子平平安安的,就好。其他,都好商量。    又是一个夜晚,年轻人又和往昔一般,在野外扎下了“营”,静静地“抢”水。  有趣的是,虽然只是一个人争,年轻人还是喜欢躲在那座坟茔后面,看着前方。以前的前方,总有那个老人坐在那里,沉默着。现在,却阴阳相隔。  想到这里,年轻人竟然生出一种后怕的情绪。不知怎的,他突然觉得那个老人就在周围看着他,还要与他争水似的。霎时,年轻人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风一吹,就落了满地。  其时,天上被云层厚厚覆盖,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天地间,十分的黑暗且寂静。  年轻人的呼吸渐渐地加速,眼神开始不自觉地到处乱瞄,脸上的表情虽然看不真切,却肯定是惊恐万分。一个胆子再大的人,处在荒山野岭,还是坟茔的旁边,也是会心害怕的。更何况,这里刚刚死了一个人。  恰在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带走年轻人身上的疙瘩的同时,也带给了他幻觉。他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以前那个老人坐的位置有一团黑影,虽然看不真切,却像是一个人。不,那真的是一个人的轮廓,年轻人这么坚定地认为。而这么认为的时候,他的呼吸愈发急促,便想喊出声音来。但是,没有喊出来,脚上就传来剧烈的疼痛。疼痛清醒了年轻人的头脑,他终于发现前方并没有什么老头。但低头一看时,瞳孔却猛地放大。  他的眼前又是一条“神蛇”!  这一刻,年轻人的心中闪过许多念头,但是,动作却依旧非常的干脆,片刻,就又再次将“神蛇”干掉。没来得及去理清心中的思绪,年轻人赶紧坐下来用嘴吸出了脚上的毒血。接着就硬忍着痛跳回了家里。吸取了上回的教训,这会儿也没人送他去医院(他父亲并不会开车),于是他便喊父亲随意敷了点土药。没来得及和父亲说什么事情,年轻人就沉沉地睡了去。    年轻人被蛇咬的事情,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  那些妇女们终于有了八卦的话题,添油加醋地聊着:听着了吗?那个后生昨夜被蛇咬了呢!真是报应啊。  那些男人们在干完农活后,聚在一起打纸牌的时候也不忘了调侃:嘿,那个后生还是被蛇咬了啊,真是不听长辈的话,吃亏在迟早啊!  而那些满脸沟壑的老人找来了年轻人的父亲,对他说:抓紧葬了吧!然后和那个人一起,扔到深山里去,别晦气了村子。年轻人的父亲听后,非但没有青筋虬结,反而满脸通红,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唯唯诺诺的,答应尽快去弄了。  但终究是父子情深,年轻人的父亲回到家中,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过两天。凭心而论,他还是想看到儿子生龙活虎的。他们这一家的香火,也是靠年轻人继承的啊。年轻人老婆还没娶呢,却怎么能就死去?  等了一天,年轻人还是昏迷着,虽然呼吸很平稳,却也是很让老人担心。这一刻,老人又想到了那些神明,自然而然地又将希望寄托了过去。他买了许许多多的供品、纸钱,爬山涉水地去那些庙观里拜神;他捐出了大部分的积蓄给那些庙观,只为给儿子多积点阴德。当他做完这些的时候,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  深夜,他的家里,门锁被撬了,还是灯火通明,喧哗得很。  一切,就像许多年前他的媳妇被浸死的那个夜晚。那一个夜晚,他曾努力反抗过,却终被打肿了脸,一番努力付诸东流。第二天,他还被逼亲手将他媳妇扔进河里。  这一夜,又会是如何?他不知道。  他有些疑惑地走进了自己的家门,但就像未经允许走到陌生人家一样忐忑。  他的家和贫穷,可以说,除了四面墙壁,就什么都没有,除了那几张脏兮兮的条凳和方桌。但是,这一刻,却有很多人在里面。这些人全是村里的,但他看起来却又那么陌生。他们把他的儿子从屋里移到了客厅的中央,放在凳子铺就的床铺上,就像对待死人一样地对待那个可怜的孩子。本来就很狭窄且破旧的房间因着这样的场景显得更加阴晦、湿冷。  看到他回来,所有人都没有出声,却已经告诉了他所有的事情。他也没有出声,也已经表明了所有的态度。他已经尽力了,只是没改变终的结果。  而这时,又有两个年轻人从门外进来,却是抬着一个简易的棺材。薄薄的板子,没有任何的油漆、花纹粉饰,显得分外寒酸。辛苦几十年,却只赚得如此利息,即如这屋内空气,冷冷的。  他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却选择了木讷地站在原地。有一些东西压住了他的脊梁,使他直不起腰来,但是卑躬地索求,却没有得到神明的眷顾;世上,本来就没有神明的。  进来的那两个年轻人小心翼翼地将他的儿子放进了棺材里,即便他的儿子鼻翼间仍然在呼吸。接着就要盖上棺材盖,准备上木钉。  那木钉就是阴阳之门,里面是阴,外面是阳。  他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出声喝止,更没有出手阻止,眼神却更加的空洞。  那两个年轻人已经准备好木钉、八磅锤,就要开始钉钉子。  但是,这个时候,一直麻木着的他终于被自己内心深处对儿子的爱驱动了身体。他一个箭步冲过去,就要抢过那些人的锤子。拿锤子的人下意识地一闪,他刹车不及,栽倒了。地上刚好有一个竖起的大钉子,刚好刺穿了他的头颅。鲜血迸发,他来不及尖叫,就已经一命呜呼。  出了人命,大家先是呆了一会,接着就慌作一团,不知如何是好。却是那些村里的元老喝止了众人,接着就带着众人灰溜溜地出了年轻人的家里。甚至没有对死去的老人作一个揖。  霎时间,房间里就只剩下死去的他和他仍然昏迷的儿子。    三天后,年轻人背着一个破布包,走到了村门口,准备离开这个他们世代居住的地方。  他父亲死的那个夜晚凌晨三点,年轻人醒了过来。看到倒在地上已然死去多时的父亲,心神悲哀,眼泪便流了出来。他只是做了一个梦,与他相依为命的人就死了。他不能接受,却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当看着自己坐在一个木制的棺材里,又看到父亲旁边散落着一些木钉,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缓缓爬起来,走到他父亲的身边,缓缓地翻过父亲的头颅,当看到父亲的头颅里有一颗嵌入进去的钉子的时候,他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他觉得一定是父亲以为自己没救了,而且,村里又说自己有晦气,就准备把自己葬了。只是,出了意外,就跌倒了,就被钉子刺死了。即便认为是如此,他仍旧哭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他就把那个给来装他的棺材用作了父亲的家,葬在了那个被蛇咬的人旁边。因为没有去过医院,倒省了火葬的费用。  自始自终,没有人跟年轻人说他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人和年轻人说话。年轻人也没问。他知道,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他在村门口再次瞻望了一下,就准备离。恰在这时,一头牛粪被小孩子扔到了年轻人的头上,年轻人真的“愤”了,却终忍住了,跑出了村里,奔向了远方。  但是,当天夜晚,田垄处虽然依旧很是美丽,但却多了很多蛇。这些蛇这会儿不再满足于在田垄处游荡,而是在一条摇着头颅吐出蛇信子的金光闪闪的蛇的带领下,悄无声息地向村子爬去……  愚昧,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 共 533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要做那些诊断分析
黑龙江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症状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阜新有哪些小儿血液科医院 阜新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鄂尔多斯有哪些骨科医院 鄂尔多斯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鄂尔多斯有哪些眼整形医院 鄂尔多斯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呼伦贝尔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锡林郭勒盟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锡林郭勒盟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锡林郭勒盟有哪些全科医院 阿拉善盟有哪些麻醉医学科医院 阿拉善盟有哪些小儿血液科医院 太原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太原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大同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大同有哪些脑外科医院 大同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阳泉有哪些妇产科医院 阳泉有哪些职业病科医院 阳泉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阳泉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长治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晋城有哪些小儿精神科医院 晋城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晋城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晋城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晋城有哪些医疗美容科医院 朔州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朔州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晋中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晋中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急性浅表性包皮龟头炎医院 西双版纳有哪些小儿心外科医院 西双版纳有哪些民族医学科医院 西双版纳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大理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大理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水母皮炎医院 肾积脓医院 大理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胸外科医院 巴州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巴州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眼底医院 巴州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巴州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江西有哪些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 阿克苏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江西有哪些法四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定安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定安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定安有哪些肝炎医院 肇庆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屯昌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澄迈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清远有哪些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 保亭有哪些小儿感染科医院 云浮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海东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海东有哪些胸外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眼眶及肿瘤医院 济南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海北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吉林有哪些一乙医院 玉林有哪些三乙医院 浙江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天津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天津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天津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儿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辽宁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全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