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透视眼 第三十五章:神仙难断寸玉

时间:2019-10-16 17:50:5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透视眼 第三十五章:神仙难断寸玉

五百万的赌石,如果不是有百分之八十觉得会赌涨的机会,恐怕也没几个人敢这样豪赌。毕竟像谭金发那种随手就是五千万的赌石,这种败家行为,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出来。

苏哲想到他之所有会有今日,陈象有很大的功劳。喝水不忘挖进人,尽管当初陈象拿两块废料是想坑人。

思索片刻,苏哲还是决定启动第二层透视异能替陈象看看那块赌石。从外表看,这块赌石的确很不错。但会不会像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就说不定,一切都要等解出来才得知。

用透视异能深入其中,从表皮往里看,在皮壳上面布满着带状松花。

松花是成片的绿色堆积物在赌石皮壳上的反映,如果皮壳有松花,可以判断赌色的情况,能够得知内部绿色的深浅和等级。苏哲仔细看过,这块黄盐沙皮赌石皮壳上面的松花并非是人伪造的。

现在赌石行业越来越多人参与,很多商家为了将毛料的价格叫高,就算表层没松花,明知是块废料,也会利用绿色翡翠切割后不需要的粉末加黏结剂涂在上面,弄成仿真的松花。

江井场口是苏羽澄的地方不假,苏哲相信她可能不会这样去做。但是做生意,下面这么多人,而苏羽澄也需要赚钱,员工需要业绩,难保下面的人不会在一些赌石上面动手脚。苏羽澄是负责人,亦不可能事必恭亲,每一块赌石都去检查。

苏羽澄是生意人,不是一个赌石师,只要场口能够赚钱,在不违法的情况下,她不会说什么。不过这块黄盐沙皮赌石,价值五百万,上面的松花应该不会假。

松花与翡翠关系有点密切,大部分时候,能够出绿的赌石,其皮壳上一般会有松花。至于出绿的品质高低,这个要看松开是“正地形”还是“负地形”。

如果皮壳有松花,里面开不出绿,这种情况,极期少见。如果真有买家碰到这种情况,只当他是倒霉透顶了。

确认黄盐沙皮赌石上面的松花是真的,苏哲目光继续深入。从皮壳到中部,这块赌石表现得都挺不错。而且内部也有松花,随着透视继续进去,松花还没有断掉。在看到一抹绿的时候,苏哲相信这一次,陈象赌涨的机会很大了。

而且看样子,这一块出的很有可能是玻璃种。既然不是老坑玻璃种,那一大片绿,开出来至少不会亏本,连刚才赌垮的三块的钱都能够赚回来。

既然会赌涨,苏哲没必要再消耗透视时间,准备收回来。

“咦?”

苏哲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轻微的惊讶。陈象就站在旁边,听到苏哲的声音,转过头忙问:“苏小哥,有什么问题?”

苏哲摇摇头,这时候他不敢下定论。陈象这种老江湖,要是相信一个瞎子说的话,以后他卖的毛料,恐怕都没有几个人会去买了。

苏哲不是很放心,又用透视看了一眼,上面那一层松花是不会错的,露出来那一点,的确是玻璃种。第二层透视功能没穿视功能强,苏哲不敢打百分百包票。想用穿视功能再确认一遍,转而想到,他怎么也个入门者,判断不会差到哪。

在郭涛扶着一架大切割机放在那块黄盐沙皮赌石准备切割时,陈象还是有不放心,低声说道:“苏小哥,按你的感觉,这块黄盐沙皮赌石能不能赌涨?如果你的感觉不对,我就不解了,留着过几天看能不能出手。”

陈象的表情是很想解的,外壳表现得这么好,出手给别人,如果赌涨了,真要懊恼一阵子。

苏哲笑了笑说:“陈老板,你卖石头都卖了十几年,估计平时摸石头都比你自己那根东西的时间还要多,怎么就没自信呢。要是像你这种行家都打退堂鼓,你索性连女人都可以戒掉了。”

跟陈象说话,苏哲可以粗俗一点。如果说得太有之礼貌,说不定会让对方觉得拘束。

陈象笑骂起来:“连苏小哥都挤兑起来,我要是真收手,今晚家里那个婆娘都不肯让我上了。”挥挥手,陈象对郭涛大声说,“老郭,看你的了。赌涨的话,回头聚香楼我的。不然,接下来几个月,就等你救济了。”

在赌石这行呆得太久,人在谨慎过后,往往就是一掷千金。

陈象卖毛料多年,经手的钱不计其数。虽然这些钱多数是在他口袋没放暖,回头又到别人手里,但是一百几十万,他是没看在眼里。眼前这块黄盐沙皮赌石要不是成交是五百万,他根本没有任何顾虑。

让苏哲开玩笑挤兑一激

郭涛正在解的那块黄盐沙皮赌石体积不小,难得场口这边运进来时没有嫌体积大先切开几块才运进来。不过想一想苏哲就明白,这块黄盐沙皮赌石表现不俗,一旦切开,结果没有想象中好,这样就亏了。

与其当切开运进来当明货卖,不如就花费多点功夫这样运进来,以蒙头料卖的话,外壳又不错,卖个高价不低。这不,陈象就是用五百万才买下来的。

郭涛正在解石,一时半会解不了,周围很多人围观,苏哲看别人解石,不是自己的东西,刺激性不够。而且又是在陈象赌涨的情况很高,更没什么心思在旁边坐着。

扭头看了几眼,发现陈象刚才那块开出黑雾的半声毛料丢在旁边。苏哲在江井场口买了好几块石头,红雾、白雾、黄雾都开过,唯独没有开过黑雾。这是有运气成分,更多是因为有异能相助,苏哲在挑赌石,往往是确认会赌涨才挑的。

身体向旁边挪一下,苏哲想看看从赌石上面开出的黑雾是怎样子。毕竟书里介绍的,哪怕配上彩归口都没有亲眼目睹要更加真实。

趁着围观人群的目光都盯着郭涛解石,苏哲靠近一点,蹲下去在切口上面摸了下。上面布满灰尘、沙粒,还有点湿润。应该是在切开后,郭涛往上面洒过水。摸了几遍,上面那一层黑雾慢慢褪去,手感越来越光滑。

苏哲以为是解石机齿轮造成的光滑度,也没有过多去注意。

几分钟后,了解黑雾的情况后,苏哲准备将注意力回到郭涛解石上面。不过想了想,据他所了解的,出现黑雾,如果是雾厚地子才灰。因为黑雾爱跑皮,大家才不看好。

但是摸了缺口上的黑雾,消失得这么快,倒让苏哲稍微疑惑。

思索好一会儿,在看到陈象那块黄盐沙皮赌石还没有切开,苏哲将透视眼开起。渗入内部,里面有很多沙粒,没有特别之处。按照陈象和郭涛切开这大半块的判断,哪怕再切入二十公分,都不会出绿。

在透视进入到四十公分的位置,苏哲也准备放弃了。这半块赌石,总共八十公分厚,过一半都没有状态,再往下估计看不出什么来。

“老江湖到底是老江湖,这么一大堆,连切都不切就判断不会出绿。”苏哲佩服着。要是让他解这块石头,唯有确认不会出绿后才会放弃。

但苏哲是个较劲的人,透视眼开启来,已经浪费几十秒,不看到,感觉不甘心。苏哲将眼睛外睁得老大,生怕错过石头里面每一处地方。

在往下十公分,里面的颜色与上面的有点不同。苏哲明白哪怕是同一块石头,里面的颜色也会有不同的。开始他没注意,在目光往下几公分颜色又有变化。心里感到疑惑,又回过头看前面一点的颜色。

前后对比,苏哲感到有点不对劲,好像上面那一层颜色不是岩石层,更不是沙砾或者其他物质。透视眼用了这么久,他早就习惯。

但是那里有一些黑色的东西遮挡住,就连用第二层透视都看不透。苏哲感到越来越奇怪,如果黑色那团是沙粒或者其它杂质,透视眼完全能够看得清楚。

犹豫一下,苏哲还是决定用穿视眼。凭他这段时间用透视眼看赌石的经验,每当第二层透视无法一目了然,石头必定有古怪。

穿视眼开启后,石头里面的情况马上就呈现得一清二楚。

那一抹翠,绿得苏哲眼睛都觉得闪耀,即使没用手摸,从穿视眼传回来的感观,均匀光滑程度,比婴儿的肌肤还要好。

“冰种?”

苏哲脑里打上冒号。

没得到确认,另一端传来一声惊呼:

“松花居然连到内部,看样子是!”

黄盐沙皮赌石引起骚动,苏哲收回目光走过去。稍微凑近去看,在切口上面,肉眼可以的一条带状形的松花出现在眼前。如果松花仅仅是在表面,意义不大;若是进入内部,情况就不同。

苏哲更加肯定陈象这块黄盐沙皮赌石会赌涨。

ps:赌涨点收藏,赌垮送花花,双赢,收藏和花花一起~~

沈阳脑康中医院的评价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预约电话

沈阳脑康中医院患者评价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预约急诊

沈阳脑康中医院评价如何

冠状动脉斑块

颈动脉斑块大小

37岁怎么会颈动脉斑块

中医治疗冠状动脉斑块

导致腹泻的原因
腹泻的生理原因是什么
腹泻的饮食注意事项
腹泻的原因有哪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