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柳岸回忆清水坡阻击战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1:58:3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战斗是两天后在八里庄东边商河城南、幸福湖里的清水坡打的。幸福湖,其实没有水,那是一片方圆几十里人迹罕至的荒滩,长满了矮柳树、碱篷棵杂草等植物的野地。  一切都是按照渤海军区抗日游击队政委刘云山的周密安排,那天,他语重心长地对几个八路军游击队的负责人说:“这次袭击日本鬼子的战斗非常重要,如果袭击济南来支援商河的日军成功,就会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驻守商河县城的日军将更加孤立,对我们以后解放商河会有决定性作用!”  队长万清台带人提前一个饭时来到了预定阻击地点。他们的任务就是阻击打援。  这天奇热,清水坡苍黑低矮的杂树丛里,雾气蒸腾,但水分离了枝梢,旋即消散。空气澄明无比,不能直视。在等待的时候,万清台想到了刘云山的一举一动。他感到了两人之间巨大的差距。刘云山斯斯文文,风度翩翩,那天见面,他又穿了一身白衣,更给他增添了一种飘逸的神采。万清台自从参加了抗日游击队以来,和军区这么高的领导见面,他还是次。更没有让他想到的是,军区首长竟然是个文弱书生,这和他的想像相去甚远。  政委刘云山非常随和地和他畅谈,详细询问了商河县的敌伪情况、人民的抗日发动基础、抗日游击队的建设与困难。他说:“你们商河县搞得非常好,人民抗日的情绪高涨,你们游击队的发展也非常迅速,值得表扬。现在是我们抗日武装发起反击的时候了,根据中央毛主席的指示,近一个时期是敌人的低落时期,因为美国已经在太平洋对日作战中,节节胜利。小日本的失败已经开始,在这种大形势下,我们地方的抗日武装也要积极起来,进入全面反攻的时刻已经来临。”  想到这里,万清台心里又开始激动起来,汗水顺着脸庞流淌着。他回来在万家坊的家里召开了一个会议,传达了上级的指示,然后又谈了自己的想法,在商河县境内,打几次漂亮仗,配合正规的八路军,尽量多杀鬼子。这次阻击任务,是八路军在八里庄负责袭击从济南来的一队日军。他们的队伍负责阻击商城里的增援之敌。自从游击队成立以来,这还是游击队次真正的面对鬼子,很多游击队员都热情高涨。但万清台心里却有点担心这次阻击,不是怕死,而是怕打不好,拖了八路军的后腿。  清水坡一声鸟叫也没有,寂静沉甸甸的,压迫在游击队员们的头上。时间一久,没见出现情况,就有人从趴伏的地上坐起来,靠着旁边弯弯曲曲遍是木瘤的小树身,松弛神经。  老黑引起了话头,说:“队长说的那个八路军李团长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他说鬼子来,鬼子就来?”  王老三热的直喘气,抹了一下脸上的汗水,手上的土顺带抹到了脸上,顿时变成了泥巴,他接着说:“咱们八路军在商河县城里有咱们的人,应该没有问题。”  老黑说:“到现在还不来,说不定是日本人的计划阴谋呢。也许情况有变吧。”  王老三的目光朝万清台看了一眼,万清台紧紧地盯着商河方向的大路,额头的青筋绷起,双眼吐出一团火焰,他不再说话了。但万文生擦着脸上豆大的汗珠,骂骂咧咧地说:“他娘的,这热天,敢情是下火?土都烫腚。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吧,再过一会儿,咱们就成了笼屉里的肉包子了。”  说起包子,大伙真的饿了,肚子开始咕噜起来。老黑看到矮柳树丛里有一棵曲曲菜,用粗大的手指轻轻地拔出来,在身上擦擦,带着根茎就放进嘴里,咀嚼起来。他仿佛吃的是顿牛肉一般香甜,王老三看着老黑咽了口唾沫说:“队长可说了,打完了鬼子,回去炖牛肉汤,那可是过年都吃不到的!”  万文生说:“真想去河里扑腾几下,太热了。”  “想得美!”老黑咕咚一口咽下曲曲菜后说。他看着树丛中间那条像撒了层白粉的道路,忽然又说:“还没有打过这样的仗呢,这仗能打赢吗?”他转向不远处趴着的万清台,“队长,你说说,能吗?”  王老三打断他:“你怂了?害怕就回去吧,家里凉快,也没有鬼子。”  “你才怂了呢!俺老黑什么没见过,上次俺还杀了一个鬼子,两个汉奸伪军呢。”老黑因为觉得受到了侮辱,脸涨得更黑了。  王老三沉默下来,他知道;老黑是个有种的汉子。  万文生低声说:“一会儿鬼子来了,我看看那个孬熊,听见枪响就跑,——我先把丑话说前头,我可不管你是谁,我也不在这里等死。咱家里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两三岁的孩子,要是给我什么司令当当,那还能思量思量。”  王老三笑着说:“你放心,我们不会逃跑,就几个鬼子,没啥打头,几枪就完事了。”  老黑以为万文生真的怕了,忍不住说:“文生,你真的怕了吗?你想当怂?”  万文生脸上顿时没有了笑意,认真地说:“老黑哥你怎么这也相信?你知道我没有父母孩子,就光棍一个,我怎么会怕?我的亲人都被鬼子杀害了,我正想报仇呢。”  老黑笑了一下,知道自己有点着急了,他又拉下脸,郑重地说:“你们听好了,咱们不能当孬种,谁要是枪炮响起来谁要缩头,我不管万队长说什么,我的枪子儿可不长眼睛。”  万清台虽然一直沉默着,但他们的交谈他全听在耳里。说实话,他对这仗也是有点担心的,自从游击队成立以来,还没有真正和鬼子面对面干过。以前都是小打小闹的,搞搞偷袭,破坏鬼子的公路等,的那次,也只是袭击了没有防备的一小队运粮的鬼子,打死了六七个鬼子和十多个伪军。现在的这次战斗,可能是面对几十个,甚至几百个鬼子伪军,自己手下这些弟兄,他感觉不会轻松。虽然号称商河游击队,可真正能打的也就几十人,虽然现在组织了一百多人,能不能顶住鬼子的进攻,心里是没有底的。在以往的战斗中,遇到双方悬殊太大的情况,他们常常主动撤退,也不会让人笑话。但现在,游击队必须要牵制住敌人,这样八路军主力才能在八里庄打好那一仗。李团长昨晚开会时已经叮嘱了几次,让他的游击队必须完成任务。他也是做了保证的。  这时候,隆隆的炮声和机关枪的“哒哒”声,从远离这里的八里庄方向传来,那里的八路军已经和鬼子干上了。游击队员们都精神起来,眼睛兴奋与紧张地盯着商河县城方向。可是过了一个时辰,八里庄方向还在激烈地响着枪炮声,可县城方向却一点动静没有。  万清台头皮阵阵发麻,也说不清是不是日光强烈照射的缘故。他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随着太阳的西移而挪动位置。日光从矮树的缝隙透吓的斑点,仿佛一块块烧得白亮的烙铁,在矮树下并不见得比受日光直射凉快多少。他的身上湿透了,嘴唇却干得像两片木片。他克制着不让自己动一动,忽然,他的右肩颤栗起来。视野里凭空飘来一块白蒙蒙的东西,像块宽大无边的轻纱,缓慢地驰掠着。他挤了下眼睛,让汗水从额头上顺眉骨滑落下去。可是那块白蒙蒙的东西并没有消失,他已经知道了那是什么。他颤栗起来,他知道自己将在清水坡迎接的,是怎样的一种疯狂。  “队长,队长。”王老三趴在万清台后面叫到。  万清台用力咬住嘴唇。那种要从杂树丛生灼热干燥的清水坡的地面跃起来的的欲念,阴暗而凶猛,但他终于克制住了。他重新看到了阳光下那些苍黑的杂树,以及杂树之间的那条白粉似的道路。  “都趴好!”万清台回头命令,“不到五十步不准打!”  他果敢坚毅的脸上,带着复仇的怒火,平时很少说话,但他一旦做出决定,很少有人能改变他。大家从他带血丝的眼睛里感到了莫名的紧张,都郑重起来。目量一下五十步的距离。发现正好到达路边一丛孤立的、枝杈蓬乱的酸枣树。有些枣子已经红了,在绿叶中间,像几颗迎风闪烁的火种。这时候,他们听到整个清水坡都在发出低低的,但却异常刺耳的尖啸,还没有定下神来,就发现酸枣好像也开始中了蛊似的,从树丛里往外跳,一颗一颗拖着鲜红的轨迹,源源不断,以至于越跳越多,差不多是在朝空中喷射。他们看的眼花缭乱。  “鬼子来了!”这是一声低低的惊叫,说不准是谁发出来的。  但接下来王老三也叫了一声:“糟了!鬼子太多啦!”  只见远处密密麻麻地涌来了一支蚂蚁似的队伍。队伍显得躁动不安,因为脚下是灼热的大地,头上是毒辣的烈日。但队伍进行的非常之快,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就看清了鬼子的汽车。队伍的结构和过去有了不同,原来的伪军打头,现在被日本鬼子甩在了后面。前面是几辆载满鬼子的汽车,后面是十多辆摩托车。面是满脸惊恐的伪军,不情愿地奔跑着。在鬼子摩托和伪军之间,是几辆被农民们赶着的骡子车,上面拉着枪支弹药。游击队员们都对汽车上的鬼子瞄准,准备队长的一声令下。  可是,没有等到鬼子的汽车开到酸枣树,一颗手榴弹就爆炸了,掀翻了前面的汽车,汽车浓烟翻滚,有四个鬼子浑身着火,被烧得嗷嗷直叫,没走几步就都摔倒在地上,头盔也摔出去很远。车上其余的鬼子和跟在后面的汽车,顿时乱作一团,纷纷跳下汽车。但清水坡成片的广漠的矮树丛里,响起了密集的枪声,鬼子们的头上、身上立刻出现了红色的喷血。由于离得太近,游击队员们看清了鬼子那痛苦的表情。  这时候,游击队员们才意识到咋树丛里早就布置了八路军的一部分,咱们自己的队伍。敌人像一块靠拢,乱成一团。但鬼子队长几声恐惧的叫喊之后,敌人恢复了能力,他们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射击点,一时间就听子弹嗖嗖作响,仿佛满天飞蝗。游击队员们双眼紧盯着那丛酸枣树,傻了似的。万清台胳膊哆嗦着,手指却像生锈了,根本无法扣动机枪。  “又来了!”万文生脱口叫了一声,就要爬起来,但一颗子弹忽然从他耳朵边嗖地一声飞过,吓得他脸都黄了,赶紧又趴下了,汗水也退回了毛孔。  “打吧。”老黑看看万清台,但万清台愣住了,他同时看见一排火舌从地平线上喷出。原来后面的敌人要包抄杂树林里的八路军。杂树丛里的枪声稀稀拉拉的,很显然,八路军只派了很少的人来支援游击队。后面的伪军也跟了上来,在鬼子队长的指挥下,迅速向那片矮树丛紧逼,大有把八路军全消灭之势。  这时万清台看到八路军郑连长突然站起来,他高举起手枪大声喊着:“冲啊!杀鬼子啊!”  几十个战士像猛虎下山一般从树丛里跳出来,大喊着冲向敌人。但敌人的机枪吐出一串火舌,子弹像雨点般飞向我们的战士。几个战士倒在了血泊中。在敌人的猛烈压制下,郑连长不得不带着战士退回到掩体去。  万文生再也受不了这种压抑,端起步枪冲着鬼子就打,可只开了一枪,就被鬼子的机枪撂倒了。老黑骂了一声:“狗日的日本鬼子,我操你姥姥!”就想冲上去,被万清台按了下来:“别蛮干,咱们不能无谓地牺牲,你带几个人从侧面迂回过去,把鬼子的机枪干掉。”  老黑往身后挥了挥手,几个青年跟着他像猫一样向鬼子侧翼摸去。  几声手榴弹的爆炸之后,鬼子的机枪哑了,八路军和游击队正要冲,可鬼子的机枪又想了。这时,一个浑身着火的日本兵,嘴里哇哇怪叫着,顽强地四处奔跑着。他跌跌撞撞,速度极快,他跑到那些日本兵中间,那些日本兵也顾不得他们的老乡了,四处躲闪着。他碰倒一个中国赶车的农民,那个农民惊叫一声,滚在地上,像刺猬那样把自己蜷缩起来。日本兵停下了,像是刚刚明白过来,自己其实变成了一个无法让人接近的火球。谁也没有想到,他猛一转身,开始向隐秘的杂树丛里跑,恐惧的杂树丛伸展坚韧的树枝,一次次将他推开。着火的鬼子像没头的苍蝇似的四处乱撞着。他跑到了离老黑他们藏身的矮树丛只有几米远的地方,扑倒在地上,却翻了个身,眼望蓝天,脑袋一歪,焦黑的目光就转向了老黑他们。  王老三打了个冷战,端起枪给了这个鬼子一枪。但鬼子却又活了,突然站起来,直直地向王老三走过来。王老三一时间听到那种皮肤被烧焦的吱吱声。震得王老三耳朵里像钻进了一群老鼠似的,目光也曲里拐弯,轨迹不定。他正要再给鬼子补一枪,可是鬼子却突然在他的视线里消失了,只剩下一团地上的火焰。火焰很快引燃了旁边干燥的矮树丛,噼把作响。  鬼子群里又几声爆炸,这次老黑把鬼子的机枪炸飞了,被炸得蒙头转向的鬼子鬼哭狼嚎,乱作一团。但老黑却暴露了,被鬼子罪恶的子弹夺去了年轻的生命。  万清台突然一跃而起,大喊一声:“冲啊!杀鬼子啊!为老黑报仇啊,为乡亲们报仇的时刻到了!”端着机枪向鬼子们冲去。  游击队员们像绷紧了的弹簧,猛虎下山般冲向鬼子。压抑了许久的怒火开始爆发了。万清台和王老三等人抱着的机枪、步枪、手榴弹,一起向鬼子群里齐射,鬼子的尸体就像麦收时的场院里的麦捆一样,倒了一片又一片。顿时,鬼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搞蒙了阵脚,乱作一团。逃跑的是伪军,他们本就不想打仗,现在看到八路军战士勇猛无比,没有喊口号,就齐刷刷地四散逃命了。剩下的几十个鬼子还在负偶顽抗,被矮树丛里的八路军一个冲锋,便被打垮,丢下一地的同伴尸体,逃向商河县城。  清水坡战斗胜利结束。游击队员和八路军战士拥抱在一起,庆祝这次不寻常的胜利。这是商河游击队在清水坡的战斗,是次打这样的正面的鬼子,伤亡代价极小。这次战斗,游击队的英勇顽强的阻击,有力地支援了八里庄的八路军。八里庄的战斗也以胜利结束,打死打伤日军几百名,其余残部逃回了济南城。这次战斗缴获了大批日军军用物资,壮大了我们人们抗日武装。由于阻击有力,游击队受到了渤海军区的嘉奖,被授予英雄抗日游击支队。人们敲锣打鼓欢迎自己的抗日英雄,从此他们在人民群众的心中成了主心骨。大批青年踊跃参加了游击队。  经过这次清水坡战斗的锤炼,游击队员们成长为真正的战士,原来的那种畏惧情绪从此一扫而光,日本鬼子也是可以战胜的。后来,他们又参加八路军,经历了多次战斗。他们参加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并且解放了商河县城。后来很多游击队员的战士参加了抗美援朝志愿军,有的荣归祖国,有的则永远倒在了异国他乡,为祖国和朝鲜人民的自由,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他们就是万家坊的英雄。   共 528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症诊断检查项目有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治疗癫痫较为专业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阜新有哪些小儿血液科医院 阜新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鄂尔多斯有哪些骨科医院 鄂尔多斯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鄂尔多斯有哪些眼整形医院 鄂尔多斯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呼伦贝尔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锡林郭勒盟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锡林郭勒盟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锡林郭勒盟有哪些全科医院 阿拉善盟有哪些麻醉医学科医院 阿拉善盟有哪些小儿血液科医院 太原有哪些泌尿外科医院 太原有哪些精神科医院 大同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大同有哪些脑外科医院 大同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阳泉有哪些妇产科医院 阳泉有哪些职业病科医院 阳泉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阳泉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长治有哪些皮肤性病医院 晋城有哪些小儿精神科医院 晋城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晋城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晋城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晋城有哪些医疗美容科医院 朔州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朔州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晋中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晋中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假性甲状旁腺功能减退症医院 西双版纳有哪些小儿心外科医院 西双版纳有哪些民族医学科医院 西双版纳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大理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大理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水母皮炎医院 肾积脓医院 大理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胸外科医院 巴州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巴州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眼底医院 巴州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巴州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江西有哪些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 阿克苏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江西有哪些法四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定安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定安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定安有哪些肝炎医院 肇庆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屯昌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澄迈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清远有哪些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 保亭有哪些小儿感染科医院 云浮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海东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海东有哪些胸外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眼眶及肿瘤医院 济南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海北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吉林有哪些一乙医院 玉林有哪些三乙医院 浙江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天津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天津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天津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儿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哪家好 四川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辽宁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辽宁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全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