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柳岸回忆清水坡阻击战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1:58:3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战斗是两天后在八里庄东边商河城南、幸福湖里的清水坡打的。幸福湖,其实没有水,那是一片方圆几十里人迹罕至的荒滩,长满了矮柳树、碱篷棵杂草等植物的野地。  一切都是按照渤海军区抗日游击队政委刘云山的周密安排,那天,他语重心长地对几个八路军游击队的负责人说:“这次袭击日本鬼子的战斗非常重要,如果袭击济南来支援商河的日军成功,就会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驻守商河县城的日军将更加孤立,对我们以后解放商河会有决定性作用!”  队长万清台带人提前一个饭时来到了预定阻击地点。他们的任务就是阻击打援。  这天奇热,清水坡苍黑低矮的杂树丛里,雾气蒸腾,但水分离了枝梢,旋即消散。空气澄明无比,不能直视。在等待的时候,万清台想到了刘云山的一举一动。他感到了两人之间巨大的差距。刘云山斯斯文文,风度翩翩,那天见面,他又穿了一身白衣,更给他增添了一种飘逸的神采。万清台自从参加了抗日游击队以来,和军区这么高的领导见面,他还是次。更没有让他想到的是,军区首长竟然是个文弱书生,这和他的想像相去甚远。  政委刘云山非常随和地和他畅谈,详细询问了商河县的敌伪情况、人民的抗日发动基础、抗日游击队的建设与困难。他说:“你们商河县搞得非常好,人民抗日的情绪高涨,你们游击队的发展也非常迅速,值得表扬。现在是我们抗日武装发起反击的时候了,根据中央毛主席的指示,近一个时期是敌人的低落时期,因为美国已经在太平洋对日作战中,节节胜利。小日本的失败已经开始,在这种大形势下,我们地方的抗日武装也要积极起来,进入全面反攻的时刻已经来临。”  想到这里,万清台心里又开始激动起来,汗水顺着脸庞流淌着。他回来在万家坊的家里召开了一个会议,传达了上级的指示,然后又谈了自己的想法,在商河县境内,打几次漂亮仗,配合正规的八路军,尽量多杀鬼子。这次阻击任务,是八路军在八里庄负责袭击从济南来的一队日军。他们的队伍负责阻击商城里的增援之敌。自从游击队成立以来,这还是游击队次真正的面对鬼子,很多游击队员都热情高涨。但万清台心里却有点担心这次阻击,不是怕死,而是怕打不好,拖了八路军的后腿。  清水坡一声鸟叫也没有,寂静沉甸甸的,压迫在游击队员们的头上。时间一久,没见出现情况,就有人从趴伏的地上坐起来,靠着旁边弯弯曲曲遍是木瘤的小树身,松弛神经。  老黑引起了话头,说:“队长说的那个八路军李团长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他说鬼子来,鬼子就来?”  王老三热的直喘气,抹了一下脸上的汗水,手上的土顺带抹到了脸上,顿时变成了泥巴,他接着说:“咱们八路军在商河县城里有咱们的人,应该没有问题。”  老黑说:“到现在还不来,说不定是日本人的计划阴谋呢。也许情况有变吧。”  王老三的目光朝万清台看了一眼,万清台紧紧地盯着商河方向的大路,额头的青筋绷起,双眼吐出一团火焰,他不再说话了。但万文生擦着脸上豆大的汗珠,骂骂咧咧地说:“他娘的,这热天,敢情是下火?土都烫腚。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吧,再过一会儿,咱们就成了笼屉里的肉包子了。”  说起包子,大伙真的饿了,肚子开始咕噜起来。老黑看到矮柳树丛里有一棵曲曲菜,用粗大的手指轻轻地拔出来,在身上擦擦,带着根茎就放进嘴里,咀嚼起来。他仿佛吃的是顿牛肉一般香甜,王老三看着老黑咽了口唾沫说:“队长可说了,打完了鬼子,回去炖牛肉汤,那可是过年都吃不到的!”  万文生说:“真想去河里扑腾几下,太热了。”  “想得美!”老黑咕咚一口咽下曲曲菜后说。他看着树丛中间那条像撒了层白粉的道路,忽然又说:“还没有打过这样的仗呢,这仗能打赢吗?”他转向不远处趴着的万清台,“队长,你说说,能吗?”  王老三打断他:“你怂了?害怕就回去吧,家里凉快,也没有鬼子。”  “你才怂了呢!俺老黑什么没见过,上次俺还杀了一个鬼子,两个汉奸伪军呢。”老黑因为觉得受到了侮辱,脸涨得更黑了。  王老三沉默下来,他知道;老黑是个有种的汉子。  万文生低声说:“一会儿鬼子来了,我看看那个孬熊,听见枪响就跑,——我先把丑话说前头,我可不管你是谁,我也不在这里等死。咱家里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两三岁的孩子,要是给我什么司令当当,那还能思量思量。”  王老三笑着说:“你放心,我们不会逃跑,就几个鬼子,没啥打头,几枪就完事了。”  老黑以为万文生真的怕了,忍不住说:“文生,你真的怕了吗?你想当怂?”  万文生脸上顿时没有了笑意,认真地说:“老黑哥你怎么这也相信?你知道我没有父母孩子,就光棍一个,我怎么会怕?我的亲人都被鬼子杀害了,我正想报仇呢。”  老黑笑了一下,知道自己有点着急了,他又拉下脸,郑重地说:“你们听好了,咱们不能当孬种,谁要是枪炮响起来谁要缩头,我不管万队长说什么,我的枪子儿可不长眼睛。”  万清台虽然一直沉默着,但他们的交谈他全听在耳里。说实话,他对这仗也是有点担心的,自从游击队成立以来,还没有真正和鬼子面对面干过。以前都是小打小闹的,搞搞偷袭,破坏鬼子的公路等,的那次,也只是袭击了没有防备的一小队运粮的鬼子,打死了六七个鬼子和十多个伪军。现在的这次战斗,可能是面对几十个,甚至几百个鬼子伪军,自己手下这些弟兄,他感觉不会轻松。虽然号称商河游击队,可真正能打的也就几十人,虽然现在组织了一百多人,能不能顶住鬼子的进攻,心里是没有底的。在以往的战斗中,遇到双方悬殊太大的情况,他们常常主动撤退,也不会让人笑话。但现在,游击队必须要牵制住敌人,这样八路军主力才能在八里庄打好那一仗。李团长昨晚开会时已经叮嘱了几次,让他的游击队必须完成任务。他也是做了保证的。  这时候,隆隆的炮声和机关枪的“哒哒”声,从远离这里的八里庄方向传来,那里的八路军已经和鬼子干上了。游击队员们都精神起来,眼睛兴奋与紧张地盯着商河县城方向。可是过了一个时辰,八里庄方向还在激烈地响着枪炮声,可县城方向却一点动静没有。  万清台头皮阵阵发麻,也说不清是不是日光强烈照射的缘故。他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随着太阳的西移而挪动位置。日光从矮树的缝隙透吓的斑点,仿佛一块块烧得白亮的烙铁,在矮树下并不见得比受日光直射凉快多少。他的身上湿透了,嘴唇却干得像两片木片。他克制着不让自己动一动,忽然,他的右肩颤栗起来。视野里凭空飘来一块白蒙蒙的东西,像块宽大无边的轻纱,缓慢地驰掠着。他挤了下眼睛,让汗水从额头上顺眉骨滑落下去。可是那块白蒙蒙的东西并没有消失,他已经知道了那是什么。他颤栗起来,他知道自己将在清水坡迎接的,是怎样的一种疯狂。  “队长,队长。”王老三趴在万清台后面叫到。  万清台用力咬住嘴唇。那种要从杂树丛生灼热干燥的清水坡的地面跃起来的的欲念,阴暗而凶猛,但他终于克制住了。他重新看到了阳光下那些苍黑的杂树,以及杂树之间的那条白粉似的道路。  “都趴好!”万清台回头命令,“不到五十步不准打!”  他果敢坚毅的脸上,带着复仇的怒火,平时很少说话,但他一旦做出决定,很少有人能改变他。大家从他带血丝的眼睛里感到了莫名的紧张,都郑重起来。目量一下五十步的距离。发现正好到达路边一丛孤立的、枝杈蓬乱的酸枣树。有些枣子已经红了,在绿叶中间,像几颗迎风闪烁的火种。这时候,他们听到整个清水坡都在发出低低的,但却异常刺耳的尖啸,还没有定下神来,就发现酸枣好像也开始中了蛊似的,从树丛里往外跳,一颗一颗拖着鲜红的轨迹,源源不断,以至于越跳越多,差不多是在朝空中喷射。他们看的眼花缭乱。  “鬼子来了!”这是一声低低的惊叫,说不准是谁发出来的。  但接下来王老三也叫了一声:“糟了!鬼子太多啦!”  只见远处密密麻麻地涌来了一支蚂蚁似的队伍。队伍显得躁动不安,因为脚下是灼热的大地,头上是毒辣的烈日。但队伍进行的非常之快,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就看清了鬼子的汽车。队伍的结构和过去有了不同,原来的伪军打头,现在被日本鬼子甩在了后面。前面是几辆载满鬼子的汽车,后面是十多辆摩托车。面是满脸惊恐的伪军,不情愿地奔跑着。在鬼子摩托和伪军之间,是几辆被农民们赶着的骡子车,上面拉着枪支弹药。游击队员们都对汽车上的鬼子瞄准,准备队长的一声令下。  可是,没有等到鬼子的汽车开到酸枣树,一颗手榴弹就爆炸了,掀翻了前面的汽车,汽车浓烟翻滚,有四个鬼子浑身着火,被烧得嗷嗷直叫,没走几步就都摔倒在地上,头盔也摔出去很远。车上其余的鬼子和跟在后面的汽车,顿时乱作一团,纷纷跳下汽车。但清水坡成片的广漠的矮树丛里,响起了密集的枪声,鬼子们的头上、身上立刻出现了红色的喷血。由于离得太近,游击队员们看清了鬼子那痛苦的表情。  这时候,游击队员们才意识到咋树丛里早就布置了八路军的一部分,咱们自己的队伍。敌人像一块靠拢,乱成一团。但鬼子队长几声恐惧的叫喊之后,敌人恢复了能力,他们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射击点,一时间就听子弹嗖嗖作响,仿佛满天飞蝗。游击队员们双眼紧盯着那丛酸枣树,傻了似的。万清台胳膊哆嗦着,手指却像生锈了,根本无法扣动机枪。  “又来了!”万文生脱口叫了一声,就要爬起来,但一颗子弹忽然从他耳朵边嗖地一声飞过,吓得他脸都黄了,赶紧又趴下了,汗水也退回了毛孔。  “打吧。”老黑看看万清台,但万清台愣住了,他同时看见一排火舌从地平线上喷出。原来后面的敌人要包抄杂树林里的八路军。杂树丛里的枪声稀稀拉拉的,很显然,八路军只派了很少的人来支援游击队。后面的伪军也跟了上来,在鬼子队长的指挥下,迅速向那片矮树丛紧逼,大有把八路军全消灭之势。  这时万清台看到八路军郑连长突然站起来,他高举起手枪大声喊着:“冲啊!杀鬼子啊!”  几十个战士像猛虎下山一般从树丛里跳出来,大喊着冲向敌人。但敌人的机枪吐出一串火舌,子弹像雨点般飞向我们的战士。几个战士倒在了血泊中。在敌人的猛烈压制下,郑连长不得不带着战士退回到掩体去。  万文生再也受不了这种压抑,端起步枪冲着鬼子就打,可只开了一枪,就被鬼子的机枪撂倒了。老黑骂了一声:“狗日的日本鬼子,我操你姥姥!”就想冲上去,被万清台按了下来:“别蛮干,咱们不能无谓地牺牲,你带几个人从侧面迂回过去,把鬼子的机枪干掉。”  老黑往身后挥了挥手,几个青年跟着他像猫一样向鬼子侧翼摸去。  几声手榴弹的爆炸之后,鬼子的机枪哑了,八路军和游击队正要冲,可鬼子的机枪又想了。这时,一个浑身着火的日本兵,嘴里哇哇怪叫着,顽强地四处奔跑着。他跌跌撞撞,速度极快,他跑到那些日本兵中间,那些日本兵也顾不得他们的老乡了,四处躲闪着。他碰倒一个中国赶车的农民,那个农民惊叫一声,滚在地上,像刺猬那样把自己蜷缩起来。日本兵停下了,像是刚刚明白过来,自己其实变成了一个无法让人接近的火球。谁也没有想到,他猛一转身,开始向隐秘的杂树丛里跑,恐惧的杂树丛伸展坚韧的树枝,一次次将他推开。着火的鬼子像没头的苍蝇似的四处乱撞着。他跑到了离老黑他们藏身的矮树丛只有几米远的地方,扑倒在地上,却翻了个身,眼望蓝天,脑袋一歪,焦黑的目光就转向了老黑他们。  王老三打了个冷战,端起枪给了这个鬼子一枪。但鬼子却又活了,突然站起来,直直地向王老三走过来。王老三一时间听到那种皮肤被烧焦的吱吱声。震得王老三耳朵里像钻进了一群老鼠似的,目光也曲里拐弯,轨迹不定。他正要再给鬼子补一枪,可是鬼子却突然在他的视线里消失了,只剩下一团地上的火焰。火焰很快引燃了旁边干燥的矮树丛,噼把作响。  鬼子群里又几声爆炸,这次老黑把鬼子的机枪炸飞了,被炸得蒙头转向的鬼子鬼哭狼嚎,乱作一团。但老黑却暴露了,被鬼子罪恶的子弹夺去了年轻的生命。  万清台突然一跃而起,大喊一声:“冲啊!杀鬼子啊!为老黑报仇啊,为乡亲们报仇的时刻到了!”端着机枪向鬼子们冲去。  游击队员们像绷紧了的弹簧,猛虎下山般冲向鬼子。压抑了许久的怒火开始爆发了。万清台和王老三等人抱着的机枪、步枪、手榴弹,一起向鬼子群里齐射,鬼子的尸体就像麦收时的场院里的麦捆一样,倒了一片又一片。顿时,鬼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搞蒙了阵脚,乱作一团。逃跑的是伪军,他们本就不想打仗,现在看到八路军战士勇猛无比,没有喊口号,就齐刷刷地四散逃命了。剩下的几十个鬼子还在负偶顽抗,被矮树丛里的八路军一个冲锋,便被打垮,丢下一地的同伴尸体,逃向商河县城。  清水坡战斗胜利结束。游击队员和八路军战士拥抱在一起,庆祝这次不寻常的胜利。这是商河游击队在清水坡的战斗,是次打这样的正面的鬼子,伤亡代价极小。这次战斗,游击队的英勇顽强的阻击,有力地支援了八里庄的八路军。八里庄的战斗也以胜利结束,打死打伤日军几百名,其余残部逃回了济南城。这次战斗缴获了大批日军军用物资,壮大了我们人们抗日武装。由于阻击有力,游击队受到了渤海军区的嘉奖,被授予英雄抗日游击支队。人们敲锣打鼓欢迎自己的抗日英雄,从此他们在人民群众的心中成了主心骨。大批青年踊跃参加了游击队。  经过这次清水坡战斗的锤炼,游击队员们成长为真正的战士,原来的那种畏惧情绪从此一扫而光,日本鬼子也是可以战胜的。后来,他们又参加八路军,经历了多次战斗。他们参加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并且解放了商河县城。后来很多游击队员的战士参加了抗美援朝志愿军,有的荣归祖国,有的则永远倒在了异国他乡,为祖国和朝鲜人民的自由,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他们就是万家坊的英雄。   共 528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症诊断检查项目有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治疗癫痫较为专业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